五十二所國立大學校長的聯合聲明中,對大學校長角色提出自我期勉,「希望大學校長秉於知識、理念和社會核心價值之堅持,做社會最後的清明防線,致力為臺灣培養人才,促進臺灣民主的良性進步。」這段話,值得五位私立大學校長多加省察,還給學生一個公道。

如果大學校長以發表聲明同樣的心態辦學治校,學生的受教權恐將蒙受巨大貸款損失,家長及社會也會對該等大學抱持負面觀感,此一損失如何彌補?五位校長簽署聲明之前,有無經過校務會議同意?或者只是校長個人的主觀好惡和政治考量?在聲明文件簽字但未出席記者會的陳振貴校長坦言,教育部找財經學者修訂歷史課綱,找有明顯政治偏向且非專業的人來擔綱,他對此有疑義。他也認為微調程序不圓滿,教育部必須負責,要用心與學生溝通,同時將爭議送到立法院臨時會討論。陳振貴的談話足證簽署聲明未必全出於自願,而是受到教育部壓力,不得不表態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新聞來源htt負債整合ps://tw.news.yahoo.com/-090128414.html

堂堂大學校長不問是非曲直,僅憑官方片面之詞,即出言恫嚇學生,任意扣學生帽子,將學生抗爭行為妖魔化,誠然令人遺憾。五位校長的聲明和談話,不只傷害他們服務的大學,也讓他們的學生成為受害者。課綱微調程序違法又黑箱作業,引起各方議論,經行政法院判決程序敗訴。請問:校長可以公然支持違法的決策嗎?教育的宗旨是為培養學生獨立判斷能力,學生對課綱有意見,進而提出質疑,學校應予鼓勵,而非藉威嚇鎮制,製造寒蟬效應。至於說抗爭會抵消競爭力,抗爭者將來工作難覓,更屬無稽之談。

五位校長不去了解學生抗爭的真正原因,反而向權威靠攏,譴責學生違法脫序,以及有心人士介入炒作,對教育部決策違法反而不加深究,難以令人心服。和太陽花學運期間五十二所國立大學校長的聲明相比,更是高下立判。五十二位校長在聲明中表示,尊重太陽花學運學生「對公共事務的熱情與理想,也對學生們的做法,較一般社會大眾有更大的寬容。樂見學生保持理性及冷靜的態度面對問題,適切的表達年輕人對國家的關心,但也應注意不可逾越民主的分際」。聲明中對民意機關長期運作不彰,對民生經濟的促進,未能令社會滿意,也表示非常遺憾。其立論持平,和五位私立大學校長力挺教育部立場,迥然不同。

課綱依例六年修訂一次,馬政府於二○一二年公布新課綱,應該等到二○一八年才能夠再修訂。但馬政府為遂行課綱「中國化」目標,假藉微調之名,由非本行人士對課綱大翻修。今年二月行政法院判決課綱微調程序敗訴,但微調行動持續進行,教育部並邀統派學者組成「檢核小組」,利用大中國思維對歷史、國文、公民課程進行翻修。「檢核小組」成員缺乏專業,修改過程黑箱作業,基層教師及學科中心意見均未被採納,全由統派學者主導,以達到「去台灣化」目標。教育部違法在先,怎能怪學生起來抗爭?五位校長昧於事實,向權威屈服,如何為人師表?

針對課綱微調爭議,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、大同大學校長何明果、文化大學校長李天任、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、中國科技大學校長谷家恆等五所私立大學校長,召開記者會發表聯合聲明,譴責學生違法脫序行為與有心人士介入炒作。對反課綱演變成入侵教育部與佔據廣場事件,帶來不良示範,表示遺憾。聲明強調,他們支持教育部提出的新、舊課綱並行使用,呼籲學生儘速撤離教育部。張光正還憂心課綱事件造成社會對立,逐漸耗盡台灣競爭力;警告學生表達意見必須理性,否則「養成抗議習慣,以後公司大概不敢聘用他」。

【專文】良心被吞噬的大學校長

債務協商


F181E24DADEB8C77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整合負債

z99ff7ftd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